http://www.tscckj.com

三只松鼠招供申请注册零食侠招牌原形 零食侠欲

  “百度和Google之间的距离,是一百条抄袭狗。”这条8月3日下午发出的微博很快转发上万。微博用户@李彬BinLee是一位插画师。如果不是朋友提醒,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百度抄袭。

  百度方面很快回应,宣称将对此事进行严肃处理,并致以深深的歉意。百度希望能当面道歉,以期获得谅解及妥善解决。从结局来看,这是一次属于原创作者的胜利。

  抄袭事件时有发生,不仅仅是百度一例。抄袭范围也广阔无边,并不局限于插画领域。8月7日,一位来自成都的创业者赵若宸对《经济观察报》说,知名零食品牌三只松鼠涉嫌抄袭并恶意抢注自己公司的商标。让人始料未及。

  赵若宸是成都零食侠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一位年轻的85后创业者,曾求学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2015年7月创立零食侠电商平台之前,他曾有过两次短暂的创业经历。

  如果不是朋友提醒,赵若宸可能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赵若宸得知,当前中国销售规模最大的坚果电商企业三只松鼠在今年4月1日把“零食侠”1到45类商标全部提交了注册申请。三只松鼠提交申请的商标不仅文字与成都零食侠科技有限公司长期使用的商标完全一致,图案设计也存在一定的相似性。

  三只松鼠不止“藏”了坚果,还“藏”了零食侠的全部商标。对于零食侠创始人赵若宸来说,无论三只松鼠是否存在恶意,这都是他在创业路上难以避开的一个大坑。和许多落进坑里的创业者一样,他们都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本不必要的代价。

  在我国商标注册一共包含45个类目。由于申请流程较为复杂,创业公司通常会委托专业代理机构代为办理。包括官费在内,每一次商标注册申请所需费用大概是在1600至3000元不等,均价2000元。

  商标的构成要素主要包括中文、字母和图形。在申请实践中,单次申请包括中文、字母和图形在内的组合商标存在一定的审核风险。三个要素之中任一要素如果没能通过审核,申请就会被整体驳回。从申请到驳回,最快为3个月,最慢为18个月,根据商标总局的处理速度而定。如果遭遇驳回之后再去申请,商标可能已经被他人抢注。

  为了提升商标申请的审核通过率,有经验的代理公司通常会分别针对商标的中文、字母和图形提交三次不同的申请。如果同时申请1到45类中文、字母和图形商标,所需费用至少需要20万元(包括官费和代理费)。

  创业之初,出于节省成本考虑,零食侠并没有把每一类目的商标都提交注册申请。赵若宸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2015年6月29日,赵若宸提交了“零食侠”关于第35类文字商标的注册申请。第35类商标的使用范围包括:广告宣传、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进出口代理等等。

  在创业初期,就业务范围而言,赵若宸觉得注册第35类文字商标已经足够。目前,零食侠是一家专注于进口零食的垂直电商,其商业模式主要是精选海外进口爆款零食在互联网平台出售,现阶段本身并不从事生产。2015年创业之初,零食侠的在线业务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今年4月,零食侠在苹果应用商店上发布了自己的在线应用。

  然而,得知三只松鼠在今年4月同时申请注册“零食侠”1到45类商标的消息,一时之间,赵若宸还是有些不知所措。尽管赵若宸提交申请的时间比三只松鼠早了10个月,而且现在已经顺利进入公示期,但大部分商品类目的商标申请并没有及时提上日程。

  赵若宸认为,三只松鼠的行为无异于对零食侠品牌的全面封杀。最受影响的是零食侠品牌的想象空间。一旦三只松鼠在第35类目之外的其他商标申请顺利通过,这对于零食侠的品牌价值而言无疑是致命打击。如果零食侠未来想凭借积累的品牌价值做一些延伸尝试,会发现处处受到限制。

  首先,零食侠周边产品的开发会遭遇阻碍。虽然零食侠当下的业务仅仅是零食在线销售,但通过长时间的在线运营,零食侠的动漫形象渐渐具有了一定的IP属性,并且形成了一定的用户认知。如果未来赵若晨的公司打算推出零食侠IP相关的周边产品,可能会面临一定的法律风险。

  其次,如果零食侠打算自己生产零食,直接使用零食侠的商标也会存在一定的争议。通常实体商户更倾向于代理品牌争议较小的产品。这种争议会让零食侠自产的零食入驻实体商户的难度加大。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认为,如果三只松鼠将零食侠商标成功注册,消费者对于零食侠品牌形象的认知可能会被误导。大公司往往享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一旦发生品牌纠纷,公众更容易去质疑小公司的行为和动机,毕竟存在炒作嫌疑。小公司很可能被指山寨,辩驳起来相对吃力。此外,如果零食侠后续发展不错,一旦三只松鼠有意收购这家公司,商标优势可能会成为三只松鼠重要的谈判筹码。

  “零食侠已经咨询了专业法律人士,准备诉诸法律程序,将尽一切努力维护零食侠的合法权益。”赵若宸说。《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了三只松鼠,希望其就此事件进行回应。三只松鼠承认了申请注册零食侠商标的事实,并表示在他们申请注册商标之前,并不知道有零食侠这样一家公司存在。“不一定注册一个商标就要拿它去做一个品牌,也不是非要推出这个商标的产品。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东西。”三只松鼠公关经理殷翔说。

  中闻律所的王国华律师认为,在版权的维度上,很难判定三只松鼠真正抄袭了零食侠。但就商标而言,二者属于相同商标。如果自己的商标被他人使用,这种情形叫做使用相同商标,涉及侵权。然而,这个案例无关相同商标的使用,争议点在于商标注册本身。

  目前来看,赵若宸的公司对零食侠商标在先使用,并在去年创业之初就展开了商标申请工作,但没有及时申请注册关联类别的所有商标。三只松鼠并没有对零食侠商标在先使用,但今年一口气申请注册了零食侠1到45类全部商标。

  商标申请耗时漫长,通常需要1年以上的审核时间。目前,双方的商标申请都还在审核过程中。

  然而,把1到45类商标全部申请注册,在中国并不是一个普遍现象。即使是上市公司,甚至是大型跨国公司,其经营范围也很难同时涉及1到45类的全部商品。

  “如果商标通过了注册而不投入使用,商标有被撤销注册的风险。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是不被法律所允许的。法律也会保护在先使用的商标。在零食侠的案例中,目前还不好判断是否存在恶意抢注的情形。当然也不能排除三只松鼠恶意抢注零食侠商标的可能性。”王国华律师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不过,赵若宸的公司申请注册零食侠第35类文字商标在先,作为零食电商平台,其核心业务并不会受到影响。如果零食侠创始人赵若宸在一开始就把零食侠可能涉及的商标类别全部申请注册,现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对于公司的未来业务发展,创始人在创业之初就应做好详尽规划。对于任何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商标注册都是不容忽视的大事。

  王国华律师建议,从实践经验来看,1到45类商标并不需要全部注册,通常选择5至10类申请注册已经足够。

  在今天的创业环境中,恶意抢注商标的案例并不罕见,甚至有公司专门囤积商标奇货可居。2014年睿驰公司诉“滴滴打车”侵犯商标权一案曾一度沸沸扬扬。根据公开报道,睿驰公司于2013年11月获准注册了“嘀嘀”文字商标。但早在2012年6月,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就已经成立,并在9月上线了产品。最终法院认定,小桔公司对“滴滴打车”图文标识的使用,未侵犯睿驰公司三项注册商标专用权,该公司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此案对“滴滴打车”来说或许是虚惊一场,但细看睿驰公司上百个商标注册清单,除了“滴滴”之外,还包括“嘀嘀”、“黄太吉”、“闪聘”、“微课”、“快职”、“菜急送”、“红高粱”等商标。在某种意义上,睿驰这样的公司让创业者们防不胜防,避无可避。

  借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近年来内容创业愈发盛行,不少自媒体成为了资本的宠儿。然而,从去年开始有近百家自媒体公众号的商标被“火传媒”一家公司抢注,其中涉及“二更”、“毒舌电影”、“衣锦夜行的燕公子”、“混子曰”、“金融八卦女”等知名自媒体品牌。“火传媒”的法定代表人正是知名影星黄圣依的丈夫杨子。今年5月消息传出,自媒体创业圈一片哗然。

  在这个大众创业的时代,创业者们满是激情,也不乏出色的商业运作能力。但面对复杂的法律程序,创业者们往往因一时大意而埋下了很多隐患。如果在创业之初不能妥善解决,公司可能越往后发展越会受到桎梏。所以,未雨绸缪也是创业者必须具备的能力。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据了解,作为线上坚果品牌的排头兵,三只松鼠自2012年6月19日上线亿。在出品方面,有陕西消费者表示,三只松鼠产品香精味太浓,建议调整香精配比。

  今年5月9日,三只松鼠将在阿里巴巴的牵线下,作为拟IPO天猫商家代表走进深交所,但是否选定深圳上市则仍不确定。 市场对三只松鼠的上市早有期待。去年9月,三只松鼠获得了第四轮3亿元融资,目前公司估值40亿元,曾表示2~3年内将上市。第四轮投资方为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也是此前三轮融资方IDG的前任副总裁。 此外,三只松鼠近期也宣布对财年核算进行调整,这也被视为企业冲刺上市的准备之一。

  根据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实验室检测,一款三只松鼠奶油味瓜子(批次为SS20151201 )被检出甜蜜素含量超标。其实际检出值为6.7g/Kg,而根据国标《GB 2760-2014》规定,食品中甜蜜素限量值为不大于6.0g/Kg。

  根据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实验室检测,一款三只松鼠奶油味瓜子(批次为SS4819)被检出甜蜜素含量超标。食品工程博士云无心则表示,“超标并不意味着有健康危害,因为国家标准设定时留了一定的安全余量”。

  ” 根据相关媒体公布的送检结果,三只松鼠奶油味瓜子甜蜜素微量超标,国标是6.0g/kg,三只松鼠则是6.7g/kg。 对此,章燎原向记者表示,“事实上,我们将相应批次产品送芜湖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送检后,并未发现有超标。因此,对于相关媒体公布的出现检测超标的结果我们尚不理解。

  截至2015年年底,茵曼签约加盟商202家,今年则计划开到1000家。“到2020年,茵曼将开出10000家线下门店。”线下实体店的扩张让淘品牌不再停留在网页上,而是让消费者可以看得见摸得着。但在租金、人力成本都快速攀升的背景下,淘品牌们争相“落地”开实体店,迫切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作为支撑,谋求上市融资,便成了现实而迫切的需求。

  随着消费者饮食习惯的健康化转移,蜜饯果干、糖果巧克力等高糖食品的在线销售占比出现下降趋势。2015年进口休闲零食品类中,饼干/膨化、巧克力的销售额占比最高,而糕点/点心的增速最快。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三只松鼠招供申请注册零食侠招牌原形 零食侠欲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